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他山之石

上海长宁:执行攻坚进行时

发布时间:2016-09-27 15:26:00


    今年年初,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将破解“执行难”列为2016年对法院工作的专项监督。4月5日,上海召开全市法院破解“执行难”专项治理动员大会,进行全面部署。6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上海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重点推进地区之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进一步提出了“一年见成效,两年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在此背景下,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积极开展执行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推出了一系列具有实效的举措,在执行收案数不断上升的前提下,仍然保持了良好的工作质效,执行质量居上海全市前列。

    宣传助力  树立法院权威

    今年4月26日,上海法院破解“执行难”专项治理动员会召开不久,长宁区法院执行法官张青“遭遇”了协助执行单位暴力抗拒执行的一幕。

    当天,张青和其他2名执行人员因一起借贷纠纷执行案到上海某区第一征收事务所名下的某动拆迁办公室办理协助执行事务。

    张青要求该动迁办协助法院执行,支付相应执行款。没想到,该单位相关负责人竟然拒绝签收执行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于是,张青依法以留置送达的方式送达执行文书并用警用移动单体记录仪摄录固定证据。

    正准备离开时,一名工作人员起身阻碍张青一行离开,随即,办公室内的其余10余名员工也一起上前将执行法官们团团围住。其中有4名员工对执行人员采取了推搡、拉扯制服、围堵等阻挠行为,还强行夺下警用移动单体记录仪并摔在地上,一名员工甚至直接指着执行人员的鼻子大声喝道:“今天你们不要走!”致使张青等人被围困长达半个小时之久。

    长宁区法院接报后,随即派出四辆警车、10余名法警以及10余名执行法官赶赴现场。增援人员到达现场后,办公室里的人员依旧没有收敛嚣张气焰,仍然大声呵斥、威胁执行法官。法警随即将该单位有严重暴力抗法行为的4名员工带回法院,采取司法拘留15天的强制措施,并对涉事单位以妨碍执行行为处以罚款。

    翌日,长宁区法院对该起事件撰写并发布了新闻稿件,各大报刊、电台、电视台、网媒纷纷刊登和播出,引起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上海高院官微“浦江天平”也在第一时间转发了消息。

    “破解执行难是法院的重要工作,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心和支持,有协助义务的公民和法人应当配合法院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对于拒不协助执行乃至采用暴力手段对抗执行的行为,法律将严惩不贷。”长宁区法院执行局局长葛珍明说。

    像这样迅捷的普法报道在长宁区法院已经习以为常。今年伊始,该院在上海高院官微平台的“执行攻坚路”栏目内,连续报道了多项执行局特色工作和优秀执行法官的事迹,如《“热身”加“烧脑” 高温挡不住执行步伐》《“老赖”,你们的脸上大屏幕了》《暴力抗法,四人被拘》《执行法官——张青的内心独白》,这些稿件的转载转刊量不断上升。

    与此同时,长宁区法院还与有关部门合作,利用市区电子广告屏向全社会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的相关信息,该电子广告屏每天于黄金时段滚动播放60次,对抗拒执行者产生了较大的震慑力。

    据统计,长宁区法院近年来不断加大对暴力抗法行为的惩戒力度,2015年该院共司法拘留51人,今年上半年已司法拘留了43人。雷厉风行的执行举措加上及时有效的普法宣传,这套执行“组合拳”让“老赖”们无所遁形。

    整合资源  构建全方位执行网络

    执行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各部门对法院工作的凝聚共识。为了争取更多的社会力量,长宁区法院高度重视“内联外合”,采取了多项有力措施。

    “我们主要有内部、外部两方面构成。”葛珍明告诉记者。

    葛珍明所说的“内部”,是指强化法院内部的审执衔接。近年来,长宁区法院不断畅通执行局与其他各部门的沟通渠道,确保立审执环节的相互兼顾。同时,执行局还加强了与各部门保全工作的协作,前移保全关口,在立案阶段开展保全办理工作,以保全促调解、促和解、促执行,提高了当事人的判后兑现率。

    至于“外部”,是指寻求法院以外的跨部门协作。自今年年初起,长宁区法院院领导先后带队走访区公安分局、检察院、司法局等相关单位,并在区委政法委委员工作例会上作了专题汇报,争取更多部门和单位的理解与支持,不断拓展与相关部门共享信息的新方法、新路径。比如,该院不断加强与工商、社保、房地产、公安、车管所、出入境等单位的对接,同时与街镇基层组织协作,依托综治维稳网络,健全协助执行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长宁区法院与区公安分局合作首创了“司法拘留疏导室”,该疏导室自2013年成立以来,85%的被拘留人经过教育疏导后全部或部分履行了义务,且无一起案件引发信访投诉,此项创新举措得到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法院主要领导批示肯定,并要求向全国推广。

    目前,为进一步发挥疏导室作用,长宁区法院在区公安分局的支持下,对其进行了升级建设,更新改造硬件配置,完善信息化应用设施,提升使用便利性。同时参考心理咨询师意见,“软化”环境装饰,便于法官与被执行人有效沟通,疏解被执行人的情绪。

    “司法拘留疏导室工作,是执行网络运行的一个缩影,活用这套网络的更大作用,在于解决‘被执行人难找,被执行人财产难寻’的问题。”葛珍明介绍说,目前,长宁区法院执行局与区域内派出所、社保局紧密沟通,通过调取被执行人的人口信息和社保缴纳信息来详细了解其户籍地、实际居住地、居住迁移轨迹、工作情况、社保缴金日期、银行流水以及受刑事、行政、治安处罚的记录等。这些线索为寻找被执行人提供了有效平台,拓宽了搜索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渠道。

    突出重点

    优先执行涉民生案件

    破解“执行难”,最终维护的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要让改革成果更多地惠及当事人。近年来,长宁区法院案多人少的压力持续存在,该院不断优化资源配置,将涉民生案件作为工作重点,坚持开展涉民生案件专项集中执行活动。

    2015年,长宁区法院开通了涉民生执行案件“优先受理、优先执行、优先发放执行款”的快速通道,同时安排专人负责接待和处理涉民生案件,及时应对当事人的紧急请求事项,做到及时回应、及时处置、及时给出执行结果。

    2015年至今,长宁区法院执行局共受理劳动报酬、交通事故等相关案件2356件,执结2306件,执结率达97%。案件申请标的额达1.07亿元,到位执行款共计1.027亿元。同时,该院共接待涉民生案件当事人11340人次,平均每天接待近30余人次。

    在一起涉民生执行案件中,30岁的申请执行人张某是一位来沪打工者,长期受雇于一家施工队。一次,张某在进行装修工程项目作业时不慎从3米高处坠落,头部严重受伤。经医院诊断,张某已无民事行为能力,成了“植物人”。张某昏迷后,家人为了给他治病,花费了所有积蓄,生活举步维艰。

    张某入院之初,施工队雇主和工程发包方曾经为其支付了15万元的医疗费,但此后,随着张某病情逐渐稳定,他们再也不愿承担后续费用。不久,张某伤情危重再次入院治疗,产生了12万余元的医疗费,张某家人多次请求雇主支付这些医药费,遭到拒绝。无奈之下,医院方面也表示难以再对张某进行继续治疗,张某家人四处筹款未果,只得向长宁区法院提起诉讼,并提出先予执行申请。

    情况紧急,长宁区法院迅速做出反应,当日作出民事裁定,要求被执行人雇主与发包方先予支付12万元。然而,雇主和发包方仍然置若罔闻,对法官避而不见。在这样的情况下,执行法官快速行动,第一时间电话联系被执行人,要求他们主动履行义务。雇主等人接到电话后,自称没有收到法院裁定书,不明确需要承担的义务。于是,执行法官通知其到法院接受询问。

    被执行人来到法院后,执行法官当场向其送达民事裁定书,由于雇主与发包方不愿在送达回证上签字,法官对其进行了摄录固定证据。鉴于被执行人之间互相推诿的态度,执行法官对其进行了法律教育和警示,告知其抗拒履行可能带来的法律后果。两天后,12万元如数送到了张某家人的手中。

    拿到了救命钱,张某被送回医院,得到了及时治疗,张某家人连声感谢法院为他们解了燃眉之急。

    另悉,在深化特色亮点工作的同时,长宁区法院执行局在日常工作中综合运用限制高消费令、限制出境、司法拘留、曝光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等强制手段,继续加大对失信人员的执行惩戒力度,为破解“执行难”起到了积极效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