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大爱无声 法外有情

全国优秀法官詹红荔

发布时间:2013-08-16 15:55:10


    “法官妈妈”是许多未成年犯和新生少年对福建南平市延平区法院法官詹红荔的称谓。从事少年审判工作10年来,她不仅兢兢业业地完成庭审工作,更将大量心血倾注在关爱、帮扶失足少年上,她常说:“每个失足少年都是折翼的天使,只要能拨动他们心中的善弦,每个孩子都可以变好。”

    詹红荔曾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福州市未成年人劳教所的一个孩子将自己创作的剧本寄给她,请她修改,希望詹红荔和她的“新生少年服务队”能演出这个剧本。

    为了避免回归社会的失足少年因缺乏关心、帮助而重新走上犯罪道路,2004年,詹红荔将分散在各地的失足少年组织起来,成立了“新生少年服务队”,定期带领他们参加各种公益活动。迄今为止,“新生少年服务队”成员累计已经超过160名,参加各类公益活动30余场,无一人重新走上犯罪道路。

    2012年5月4日,詹红荔和少年审判庭的法官带领20多名新生少年来到福州市未成年人劳教所,为孩子们献上了一台自编自演的文艺演出。法官和新生少年们动人的歌声、欢快的舞蹈、发人深思的情景剧表演让劳教所里的孩子们受到强烈冲击。演出后,新生少年们结合自身经历,鼓励孩子们积极面对生活的挫折和困难,开创美好生活。

    未成年人劳教所的一个孩子看了演出后很感动,很快他就创作了剧本寄给詹红荔。

    詹红荔说:“我赶紧回信鼓励他,从信里看到了孩子对生活的热情、积极向上的努力,这是他们走向新生活的动力。”

    不满足于坐堂办案,将法庭审理工作延伸到庭前对未成年人被告人的调查、谈心、关爱,庭后疏导、帮扶、照顾是詹红荔少年审判工作的特色,这种“功夫在庭外”的实践让司法有了温度。

    詹红荔常说:“案结只是逗号,事了也仅仅是分号,人和才是完美的句号。少年法庭不仅仅是判案,更重要的是挽救每一个失足少年,挽救他们背后的家庭,最大程度地化解仇恨、化解矛盾,增加社会的和谐。”

    6月底,正在外地出差的詹红荔突然接到了新生少年小马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愤怒:“詹妈妈,这个月我在南平一家家电行做销售员,刚做了20天,老板就通知我不要来上班了,工钱也不给我,我很想打他。”

    詹红荔赶忙安慰小马,劝导他遇事要冷静,不能因一时冲动铸成大错。回到南平后,詹红荔带着小马找到了家电行老板。原来,老板认为小马销售业绩不佳,把他辞退了,事先约定的700元工钱也不给。

    詹红荔表示,人可以辞退,但工钱必须要给。在她的努力下,老板勉强同意给小马500元工资。接过工钱,詹红荔又自己悄悄掏了100元,一共600元交到了小马手上,并对他说:“老板克扣工资不对,可是我们不能以错误的方法来表达愤怒,遵纪守法、勤奋劳动一定能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

    没过多久,小马就找到了新的工作,收入不错,他做得很开心,他说:“詹妈妈教会了我勇敢面对现实,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去改变命运,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从事少年审判工作10年来,詹红荔审结近500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涉及1140多人,无一发回重审、无一错案、无一投诉、无一上访,在她的帮扶、感化下,一大批失足少年改过自新,开始了新的生活,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让70余个家庭破镜重圆

   曾经在南平一公园发生了一起在校生群殴事件,导致被害人因抢救无效死亡,医院也为此垫付了6万多元。南平市人民医院董院长当时的想法是,6万元打水漂了,被害人家属不来医院闹就不错了。

  没想到几个月后,死者的家属主动拿了6万多元来,董院长非常吃惊。“了解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起少年犯罪案,是经过詹红荔法官亲手调解的结果。詹法官承办的案件肯定能让当事人满意。”董院长这样告诉记者。

  原来,詹红荔了解到涉案的好几个被告人都是学习成绩不错的孩子,又是独生子女,这场判决势必牵动着10个乃至更多家庭敏感的神经。一面是被害方的合法权益,一面是9个孩子的未来。在这样的困境中,一场“风暴”在暗流涌动。詹红荔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四面八方的压力向她涌了过来。她一趟趟地跑看守所,苦口婆心地劝说这些被告学生在所里仍然要坚持学习、认真反省;为经济赔偿款在被告人、学校之间来回奔波;几次到被害人所在村,安抚被害人家属,耐心地解释法理和情理。

  经过詹红荔的努力,双方家属终于能冷静地坐在一张桌子前,协商达成和解。案件尘埃落定,被害人家属拿到了60万元的经济赔偿。因被害方的谅解,小何等6个罪责较轻的孩子被判处缓刑。释放后的小何给詹红荔写来信:是您给了我新生和未来,您就是我的法官妈妈。

  詹红荔在审判工作中,始终坚持司法的人民性,饱含着对人民群众的真切情感,真诚实意地尊重群众、理解群众、关心群众,设身处地为群众着想,把司法过程变成做群众工作、为人民服务的过程。8年来,她热情接待群众,许多当事人或其亲属都是带着怨气来,怀着满意走,使40多起矛盾对抗激烈的案件得以和解,挽救了70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人民陪审员黄惠斌告诉记者一个故事:“有个非常叛逆的少年犯,詹法官审理中了解到,该少年犯的父亲离家出走,母亲沉迷麻将,孩子成了‘野马’。明白了孩子叛逆的原因后,当天庭审结束已很晚了,她叫我们先回家,她要找孩子父母谈话。过了几天我碰到她,她很开心地跟我说:‘惠斌,我做了一件好事,我把他们父母说和了。’”

    让“问题人”变为社会有益人

  2010年11月11日,詹红荔开庭审理一起少年贩毒案。在法制教育阶段,詹红荔问被告人小亮的母亲:“你对孩子有什么要说的?”小亮母亲带着哭腔说:“孩子,你让我怎么活下去?詹法官,你一定要原谅我儿子,他还小,以前从来没做过坏事。”

  “被告人,你抬起头来看看你的妈妈。她为了怀你,从怀孕起不敢出门吹风,在家待了10个月。为了你们几个孩子,和你爸吵吵闹闹十几年,也一直没有离异,直到你们长大,才放下了这段婚姻。你妈身体不好,她听说你犯事后,胃病发作并发了胆囊炎,疼得打滚。你最在乎的是你妈妈,可你对得起她吗?”詹红荔最后一句轻轻的问询,让小亮失声痛哭:“妈妈,我错了,我不会再让你担心我了,我一定重新做人。”

  本案的人民陪审员谢福荣告诉记者:“我多次参加詹法官的陪审,她每次的法庭教育都是那么情真意切、法理交融,情到深处让所有的人都心有所动、情有所感、理有所明。”

  詹红荔常说:“挽救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一个家庭;挽救一个家庭,社会就多一分和谐。”她主动将少年审判工作纳入社会管理创新大系统之中,结合法院工作实际,总结探索出一条符合少年审判规律、贯穿庭前、庭中、庭后的“三不”工作法:庭前的“三个不开庭”,即阅卷后对关键问题没有梳理清楚的不开庭,被告人的成长经历及其社会背景没有调查清楚的不开庭,没有与被告人见面进行心理疏导了解他们对犯罪问题认识的不开庭;庭中的“三个不轻易”,即被告人没有真诚悔过的不轻易下判,有被害人的案件没有和解的不轻易下判,可以判非监禁刑但没有落实帮教措施的不轻易下判;庭后的“三个不松手”,即入监后延伸帮教不松手,回归社会后思想出现反复或问题没有解决的不松手,发出的司法建议没有得到落实的不松手。詹红荔的“三不”工作法,化解了每个少年犯罪背后存在的种种不和谐、不稳定因素,把每个少年犯从社会上的“问题人”转变为对社会有用的人。8年来,詹红荔还依靠社会各界的帮助,先后为70余名出狱后无依无靠的少年找到了工作,帮助315名失足少年重返课堂或顺利升学。

    让他们的言行止于犯罪之前

  对青少年犯罪,老百姓最关心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孩子远离犯罪,如何让失足的少年尽快回归社会。

  为此,詹红荔积极主动回应群众关切,探索出了一套包含预防、惩治、援救、帮教、新生等各方面的新办法、新机制。她紧紧结合当代青少年的特点,不断创新法制教育形式,把审判工作延伸到学校、家庭、社区,连续举办了三届“青少年模拟法庭大赛”、制作了100多幅“流动式法制宣传展板”,推出了“互动式法制教育课”、“社区心理辅导”等一系列立体的法制教育组合模式,深受广大学生、老师、家长的欢迎。

  “让他们的言行止于犯罪之前。”詹红荔经常到学校给孩子们上法制课,她的足迹遍布延平城区和城郊20多所中小学和中专学校,受教育群众达到3万多人次。她开通了延平区青少年维权热线,3年来已接到求助电话1800多个,在詹红荔的疏导和心理干预下,有12名问题少年重返课堂,4名在犯罪边缘徘徊的少年走向正道。此外,针对学生喜欢上网的特点,詹红荔还特地申请了QQ号,为有各种困难的少年提供网上咨询服务。

  为更好地帮助少年犯走向新生,詹红荔还主动学习了大量青少年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等知识,并总结出一套“传承爱心,关心他人,回馈社会”的“爱心接力”帮教法,组建了延平区“新生少年服务队”,带领他们开展公益活动,让他们认识自己的社会责任,更好地融入社会,感恩回报社会,赢取群众的信任。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她组织一群被判处缓刑的少年犯举办了一场“伸出你的手”的赈灾义演,为灾区募集捐款7万多元,获得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

  如今,以詹红荔的工作方法为代表的这一法制教育模式,已成为延平区法制教育的一个品牌。这几年,延平区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逐年下降,从2004年的56件下降到2010年的18件。

    文章链接:http://www.wenming.cn/ddmf_296/dy/201210/t20121030_911687.shtml

                                                                       编辑:张成英

                                                                   文章出处:中国文明网


关闭窗口